久热久精久品这里在线观看_久在热有精品视频在线观看 →→★做爱久久视频网★

为了还债堕入风俗的后妈

时间:2021-01-09 17:53:04

我的后妈44岁,长相很普通,个子也不高,最多也就155公分高,但身材丰满,肌肤白嫩,颇具熟妇风韵,尤其是胸前那对乳房,看起来相当有份量,最少也有E杯以上。 因为老爸好赌欠了一屁股债,常年不敢回家。 后妈一个人带着两个妹妹,生活很艰苦而且后妈不识字,一时间也找不到合适工作
后来听邻居李姐说,她认识的一家足疗浴场正在招人,待遇也还不错而且还不需要什幺文凭,老闆还是她的老朋友,工资还可以谈高点。 后妈信以为真,一直以来按摩都是男人的事,女人只是作为按摩的工具,或者说服侍男人的工具。 表面上是足疗按摩的正规场所。 但亦有一些鲜为人知的销魂服务。
第二天,李姐就和后妈来到了足疗浴场,李姐领着后妈来到了浴场老闆办公室,进门以后李姐热情的和浴场老闆打了个招呼,走到浴场老闆身边说了几句悄悄
话。 后妈没有在意,以为只是朋友之间问候,毕竟李姐介绍她来上班的也没有多想。 李姐和浴场老闆说完就对后妈招招手说:" 小严
啊! 我已经和陈总说好了,但是还需要一个简单的面试,我家里还有事就先走了! "
后妈一脸天真的回道:"好的 李姐 感谢,你要有事就先回,以后一定请你吃饭。 "

李姐走了,办公室里只剩下后妈和浴场陈总。 陈总对后妈说:"小严吧,你坐,我已经听小陈简单的介绍了你的简历,不过我们还需要一个简单的面试。 "
后妈听后坐下回道:"好的,陈总。 "
陈总说:"你简单的介绍一下自己简历。 "

后妈回道:"我叫严美玲,44岁,家庭主妇,有两个女儿,老公欠了很多债,家里还要生活,我又没上过学。 工作也比较难找,陈姐说你们这招人,我就来试试了。 "
陈总接着问道:"那你老公知道你来浴场面试吗? 你也听说了,浴场这个行业就是为男人服务的。 "
后妈天真的回道:"不就是给客人按按摩,捶捶背吗? "

陈总说:"这只是服务的一部分,如果客人有特殊需求,我们的技师也是要做的,比如生理上的需求。 "
后妈这一听就明白了回道:"那谢谢你陈总,这个我不做,这工作我不能做。 "
陈总不慌不忙的说道:"小严啊 你别急着拒绝,我听小陈说,你老公欠了一大笔钱,前几天债主上门还差点被你们砸,你是没关係,你的两个女儿呢,现在的要债都是不要命的主,什幺事都做的出来。 "

后妈回复道:"可是那我也不能出卖我的肉体,当小姐啊! "
陈总起身走到后妈面前低头说道:"你想一想,当小姐不仅赚的比较多能让你生活有所改善,最主要的是我听说你老公一两年没回来了,你忍的了吗? 都说女人30狼40虎,你正是饑渴的年龄,岂不是两全其美。 "说完就用手抓住了后妈的大奶子揉了起来
后妈被这一举动惊呆了,一时竟说不出话来。
陈总摸着后妈的大奶子,淫笑的说:奶子很有弹性
呀! 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捏出水来。 后妈这才回过神大喊救命嘴里说着:不要 不要这样,陈总,你这是强姦,我要告
你。 "
陈总并没有因为后妈的叫喊停止,陈总是玩女人的高手,他不动生色的蹂躏后妈的奶子。 后妈的每一个表情变化都逃不过他的眼睛。 后妈长期没有得到男人的滋润,此时心里有些痒痒了,嘴裏也有液体了,后妈感觉自己的下体有些湿润了。 不经意的闭紧双腿,可是陈总却看在眼里,双手突然加大了揉搓奶子的力度。
后妈嘴里依旧喊着:不要,不要 不过却伴随着
哼哼...... 哼哼...... 呻吟,双腿也夹的更紧了。 陈总一把撕开后妈的衬衫,两个硕大的奶子迫不及待的蹦了出来,还在颤抖
着。
不要 不要 不要 滚开你这畜牲 放开我 你这是强姦 我要报警救命。 "后妈一脸愤怒的喊着
挣扎要逃跑,陈总怎幺会让她得逞,一把抓住后妈。 捂住她的嘴不让她叫喊
陈总解开后妈的胸罩,放在鼻子下闻了闻,然后弯下腰把后妈的乳头捏在手里,不停的揉搓,后妈的表情随之一变,嘴里哼哼...... 哼哼...... 把玩了一会后妈的乳头,又把嘴伸过去含住后妈的奶子吸了起来。 后妈本来难以控制的慾望,一下提升了几十倍,心裏也逐渐的有了一种需要插入的渴望。
陈总蹲下身
来。 抚摸后妈的大腿,当他的手伸到妈妈的小淫穴的时候,发现里面的淫液已经打湿了内裤和丝袜,陈总笑着说:小淫妇,内裤都湿了,还和我装正经,真是个淫蕩的母狗。 接着就分开后妈的双腿,开始用手指抚摸后妈的下体。 中指拨开后妈的内裤一下伸进后妈的禁区,用力的捅进了后妈的阴道。 对着突然的袭击后妈似乎有了很大的感觉,头向后仰着,眼睛也瞪大了,紧紧的咬住了牙齿。 嘴裏:哦哦哦... 嗯嗯嗯...... 嗯嗯...... 哦哦哦......。 手指不停的扣着后妈小淫穴。 后妈的表情不知道是痛苦还是享受,眉头紧锁,呼吸的幅度也很大,嘴裏还流出了一些液体。 手指的频率不断增加,后妈的呻吟声也越来越激烈。 随着后妈的一声长吟,后妈的屁股也一下子挺了起来,一股淫水从后妈的阴道里喷射而出。 陈总并没有停止,手指还在不停的抽插,后妈的屁股也一直高挺,淫水也不停的喷射出来。 直到2分钟后陈总才猛然抽回手指。 后妈的屁股也重重的摔下来。 后妈无力的躺在沙发上,陈总用满是淫水的手摸着后妈说:蕩妇,我要你好好调教你,让你做性奴,做我们公司未来的母
狗。
后妈有气无力的说道:不要 陈总摸着后妈的大奶子,淫笑的说:奶子很有弹性呀! 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捏出水来。啊...... 你饶了我吧。 被家里人发现会打死我的。 我以后怎幺见人呀!
陈总说:好
呀! 那我看你还可以忍多久。 后妈这才回过神大喊救命嘴裏说着:不要 不要这样,陈总,你这是强奸,我要告你。 "他伸手把后妈的丝袜和内裤一起拽
下来。 接着把自己的裤子脱下,掏出他的大鸡吧在后妈的腿上摩擦起来。 后妈的反映也很明显了,毕竟好久没被人操过了,恨不能有个又大又硬的家伙来使劲插自己的小逼。 于是反抗声却变成了呻吟:哦哦哦...... 哦哦...... 啊啊啊...... 啊啊啊...... 不要...... 这样...... 你饶了我吧...... 哦哦哦...... 啊啊啊...... 啊...... 啊啊...... 哦哦......
陈总的大鸡吧在后妈的逼上摩擦了一会,沾满了后妈的淫 陈总并没有因爲后妈的叫喊停止,陈总是玩女人的高手,他不动生色的蹂躏后妈的奶子。 后妈的每一个表情变化都逃不过他的眼睛。 后妈长期没有得到男人的滋润,此时心裏有些痒痒了,嘴裏也有液体了,后妈感觉自己的下体有些湿润了。 不经意的闭紧双腿,可是陈总却看在眼裏,双手突然加大了揉搓奶子的力度。液。 哦哦哦...... 求求你,,,,不要这样...... 哦哦哦哦...... 啊...... 后妈的话还没有说完,陈总就把大鸡吧插进后妈的逼里了。 一阵疼痛过后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阵快感,后妈的最后一道防线崩溃了。 啊啊啊...... 操我...... 快操我...... 使劲插...... 好舒服...... 我要...... 不要停。 哦哦哦...... 啊啊啊...... 陈总一使劲整个鸡吧全部插进后妈的逼里。 啊...... 啊...... 啊啊啊...... 啊啊啊...... 后妈疼的浑身颤栗起来。
陈总边插边说:小淫妇,想不想要我的大鸡吧,想不想被我调教 做我们公司的母
狗? 后妈嘴裏依旧喊着:不要,不要 不过却伴随着 哼哼...... 哼哼...... 呻吟,双腿也夹的更紧了。
啊啊啊...... 我要...... 你的...... 大鸡吧...... 求你...... 啊啊啊...... 操我...... 我不...... 哦哦哦... 不要... 当母狗...... 啊啊啊...... 快操...... 我...... 求你操我......
陈总:求我操你可以,但是你要做我公司的性奴。 你是个蕩妇。 淫娃。 母狗。 以后你就是公司客人的性慾工具。

啊啊啊...... 不要呀...... 不要这样...... 哦哦哦... 快快... 啊啊啊...... 操我...... 啊啊啊...... 陈总:我这可装了摄像头,你说我要是把这个寄给你的两个女儿看,她们会怎幺想,听说你的两个女儿也长的很漂亮,不出来接客可惜了,你说
是不是。 挣扎要逃跑,陈总怎麽会让她得逞,一把抓住后妈。 捂住她的嘴不让她叫喊
啊啊啊...... 别...... 不要...... 哦哦哦... 不要找我女儿... 我做你们的性奴,我是淫娃啊啊啊...... 蕩妇...... 母狗...... 求你千万不要找我女儿啊啊啊...... 我听你的...... 哦哦哦......
后妈终于在陈总的蹂躏与威逼下屈服了,双手缠着陈总的脖子,眉眼带笑地道∶...... 亲亲老公...... 太... 太大了...... 插的...... 母狗...... 好舒服...... 快快...... 操死我我...... 吧............ 求求你了......
陈总听了她的淫蕩的呻吟声,不由得让大鸡吧在她的骚逼里一进一出地插干了
起来。 后妈努力地扭动着她的大肥臀,愉快地张着小嘴呢喃着不堪入耳的淫声浪语,陈总的下体和后妈的小腹连接处,每当整根大鸡吧被后妈的小骚穴吞进去时,激烈的动作所引起的阴毛磨擦声,听起来也相当的悦耳。 随着陈总渐渐高升的兴奋抽插的速度和力量,也越来越快了,陈总边干边道∶母
狗............ 你的...... 小... 骚穴...... 真紧...... 夹得我...... 舒服死...... 了...... 操死你个母狗。
后妈淫水一阵阵地从她的逼里倾泄出来,小嘴裏大叫着道∶啊...... 啊啊...... 亲...... 老公...... 你干得...... 母狗...... 美...... 美死了...... 母狗的...... 命...... 要交给...... 你了...... 哦...... 母狗...... 好美...... 母狗想让...... 更多男人操...... 唷...... 唷...... 母狗...... 要成性奴............ 我...... 要... 要高潮...... 了...... 啊...... 啊...... 母狗...... 去...... 去............ 了...... 喔...... 喔......
后妈连续叫了十几分钟,淫水也不停的往外淌着,顺着肥美的屁股沟流到
地上。 紧接着陈总一阵狠插猛干,嘴里道∶妈的,小骚货,淫水真多啊! 不知抽插了多久,陈总一股滚烫的阳精,猛然射进了后妈的子宫深处,使她又再度起了一阵颤抖
陈总拔出了他的大鸡吧,后妈微微红肿的阴道口,又是一股淫液加杂着精液流了出来。 这一刻的快乐和满足,使她欲仙欲死,恐怕一辈子也忘不了
面试结束后,后妈便留在了浴场上班,成为千人轮万人操的婊子母狗。 陈总并没有因此而满足,另一场阴谋渐渐展开... [ 他伸手把后妈的丝袜和内裤一起拽下来。 接着把自己的裤子脱下,掏出他的大鸡吧在后妈的腿上摩擦起来。 后妈的反映也很明显了,毕竟好久没被人操过了,恨不能有个又大又硬的家伙来使劲插自己的小逼。 于是反抗声却变成了呻吟:哦哦哦...... 哦哦...... 啊啊啊...... 啊啊啊...... 不要...... 这样...... 你饶了我吧...... 哦哦哦...... 啊啊啊...... 啊...... 啊啊...... 哦哦......

]


百站百胜: